南京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痕眠 第十四章 真之梦·伪之梦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07:34 编辑:笔名

痕眠 第十四章 真之梦·伪之梦

还是那个熟悉的漏雨屋顶,却再没有那道温暖的阳光。

林衍渐渐从冰冷的木板上爬起来,空气中充满了一丝令人窒息的压抑。

一个身影走了进来,进来一看,是道尔先生,他的脸上并没有和善的笑容,相反,上面刻画着一股极度暴躁的情绪:“睡睡睡!都已经旷了几天的班了!还睡!你还真给老子耍脾气,连个圣痕都没有的家伙,有什么能耐给老子扯脸色!”

“我?”

“白痴!”“啊!”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,道尔先生对着林衍一阵猛踢。林衍下意识的喊叫出来,下场是突如而来的第二脚。

“道尔先生”渐渐的走了过来。他抬起他拿漆黑的皮鞋脚跟,准备对倒在地上的林衍足以捏碎脑袋的一脚。

而就在这时,一阵白光从林衍的身上浮现。紧接着,一个由白色能量构成的人形用手部代替林衍挡住了这一下攻击。

它就如同光元素的元素体一般,全身都有着让人舒服且放松的能量,它一手挡住攻击,另一只手慢慢的把林衍护在自己的身后。“王上,稍微晚到了一点,让您受到了威胁。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但说话之中却透露着一股威严的气息,“接下来就躲在我身后好了。吾的光明会驱散所有黑暗。”

道儿先生一脸冷笑的看着一切,他没有继续靠近,而是淡淡的说道:“林衍,不要再自欺欺人了。你一直都是一个人。”

林衍瞳孔一缩,一种被称为绝望的情绪开始浮现在他的精神上。他看到了父母的不告而别,看到了朋友的逐渐离去,甚至看到了...

“林衍算个什么东西,就他那整天喜欢粘着别人的讨厌鬼,还以为全世界都是善良的,真是搞笑。”

这个熟悉的声音让他的心头一沉。

眼前光体身上的光芒也逐渐有些黯淡下来,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急促:“王上,不要被他所迷惑了。只要吾在,他没有办法对你怎么样。”

“林衍,连个朋友都没有的家伙,连委屈都找不到可以哭诉的人,成天就只能羡慕那些拥有圣痕的痕者,却总是思考着如何更加虚伪的白日做梦,”道尔先生靠近了一步,“真是可悲,林衍,你太可怜了。让我终结了你那痛苦的回忆吧。”

眼泪不知为何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,道儿先生仿佛是那个撕裂伤口的人,把林衍心头上的结无限的放大。

“王上,不要听他的妖言惑语。”那个白色光体已经变得略有透明,但她仍然把林衍挡在身后。

道儿先生打了一个响指

又是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出现在林衍眼前。第一幕是树龙和其他人喝酒的记忆,没有林衍;第二幕是龙柯生日那天所有人祝福他的记忆,没有林衍;再然后是林衍一个人在雨中单独面对夜刃豹,没有别人....

痕眠  第十四章 真之梦·伪之梦

...无论如何,他都被封锁在名为孤独的黑暗之中,就算是光芒也只能照亮片刻。

对啊...就算自己再努力,也不过是别人的陪衬品罢了。在自己躲在角落之中遥望那片自由天空的时候,周围的人都只会离自己远去,没有一个人愿意带着自己飞向那片名为明天的世界。

“王,你要相信,我会随时保护你的。”光体越来越偏向黑暗,但她急促的情感却消失了,转而用一种非常平静的声音说道:“王上,希望您能想起你当年的荣耀。”

如同唤醒了自我内心沉寂的雄狮,一股奇特的记忆流入了林衍的脑海之中。

这是一份古老的记忆

硕大的宫殿之中,四处都刻着极度复杂的符文公式。在他脚下的,是数百位单膝跪地的强者。转过头去,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铠甲的女性,如果不是有着特有的黑长直与胸部,估计林衍会不假思索的以为是某个极度拥有威严的魔王。在他们眼前,漂浮着许多各式各样图案的圣痕。

“这个世界很有意思,吾想下去看看。”林衍的自己,或是说记忆中的这具身体发出声音

“白王,如果贸然降下那个世界,恐怕会导致规则崩溃。”那个黑铠甲的女性微微扭过来,她的声音极度空灵,却另有一番王的味道。

“那吾就投身为普通人类,下去经历一番。”这具身体再次发出了声音,并且缓缓的站起身来:“吾在这个宫殿呆够了,也可以如同旧王口中一般,去其他的无尽世界访问一般。”

“汝..”

“你是在怀疑吾的力量不够?”这个身体手上巨大的权杖抖动了一下:“黑王,你这是质疑本王的耐心。”

“自然不敢,但是人间的孤独,却是另一种可怕的折磨。”黑王又扭了回去,看向那些如同雕像一般完全不动的强者们:“吾愿意陪汝一同经历人间的冷暖之中。”

记忆到这一段就结束了,然而之后却有出现了零零碎碎的断片记忆。

黑王的形象逐渐分裂,竟然变成了无数透明的碎片,伴随自己掉落下去。

被记忆的结束所归于现实,林衍渐渐的抬起头,但是眼神之中却有着一丝坚定。

“我说,现在下结论或许太晚了吧。”他微微笑道:“我才16诶,人生也才走了多少路,就这么断定自己非常的孤独,恐怕是太贬低自己了吧。”

身旁的光体渐渐变得明显起来,下一霎那,是一个身着盔甲的银发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光之剑者,随时愿意为王上效劳。”她的手里拿着一把纯白色的宝剑,对着眼前“道儿先生”严肃的说道:“给你三秒时间,如果继续影响王上的心灵,就等着被吾的宝剑所净化吧。”

“道儿先生”叹了口气,他往身后那片深不可测的黑暗中走去:“本来想借机污染身体的,没有想到却激发了你前生的记忆,也罢,如果你再不恢复一点实力的话,恐怕就没有好玩的了。”话音刚落,他就化作黑气,在一群人眼中消失了。

光之剑者站起来,看向一脸沉思的林衍说道:“王上,不用怀疑你自己的身份,你背后的'冥圆之痕'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也正是如此,你才能本能的呼唤吾前来保护。”

冥圆之痕?

林衍睁开了自己的双眼,还是那个熟悉的会议室,只不过现在正是早上五点,整个房间只留下了昨夜在夜市中灌醉的林衍一人。

是梦吗?林衍渐渐的坐了起来,伸了一个懒腰。

“王上,这可,不是梦。”一阵熟悉的声音从林衍背后响起,回头看去,有着一头银发的女人单膝跪地在他身后,她漂亮的琥珀色瞳孔中带着淡淡的杀气:“鉴于王上才觉醒了自己一下部分记忆,吾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吾为光之剑者,随时愿意为王上蹈火赴汤。”

宣城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宣城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宣城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宣城妇科
宣城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