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爵迹 第十四节:杀戮少女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5:00 编辑:笔名

爵迹 第十四节:杀戮少女

尖锐的鸟鸣声突然如闪电般炸向地面,闪光的白色羽毛卷动飞舞,然后瞬间消失。

羽毛化成一股发光的烟雾,回到莲泉的身体里。

莲泉朝前缓慢地走去,目光警惕地看着周围。

这是一条冗长的走道。准确地说,是两座宫殿中间的间隔地带,两座高不见顶的建筑的外墙拔地而起,中间隔出了这样狭长的一条勉强能够过一辆马车的通道,头顶是封死的石头顶面。然而,甬道两头,确是厚实的墙壁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一个不可能进入的空间。整条甬道像是一口放在雷恩城里,为远古巨人而制作的密闭石棺。

而此刻,莲泉就在“棺材”的里面。

狭长的甬道左面是空无一物的石墙,而右面则有一排并列的巨大女体雕像,每一个雕像都带着厚重的兜帽,面容隐藏在阴影里。雕像的背后隐隐发出一些蓝光,将整条甬道照出了几分鬼气。

莲泉朝前面走去,她的目标,是第十七个神像。

没走几步,莲泉就停了下来

。她安静地站在幽暗里,手心隐隐冒出了一层冷汗。

一个白色人影无声地站在前方黑暗中,背对着莲泉,不说话,也不动,仿佛冰凉夜色里浮出来的一个白色幽灵。

莲泉警惕着,冷冷地看着前方那个白色的人影慢慢地回头。

那是一个绝顶美貌的少女,精致的轮廓和妩媚的五官在月光下看起来倾国倾城,散发着一种魅惑人心的迷人之气。

“你一路跟踪我到这里,”莲泉冲着这个少女,冷冷地问,“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“我啊,呵呵……”少女轻轻地抬起手,纤细而白皙的手指掩着嘴,娇嫩的嘴唇中间是明亮的皓齿。她的眼神温婉流转,略带羞涩地看着莲泉,满脸抱歉的神色,“我是来杀你的啊。”

她说出来的话,却一点也不羞涩。

“杀我?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莲泉的瞳孔渐渐紧缩,脸庞在月光下露出森然的寒气。

“我知道啊,你是鬼山莲泉,厉害的五度使徒嘛。”少女如同梦幻般的白色纱衣在风里轻盈地浮动着,像是云朵又像是烟雾般包裹着她曼妙的身体。“你哥哥就更厉害了,鬼山缝魂,是五度王爵呢!不过话说回来,王爵和使徒之间的感情,不都是非常暧昧的么?你们兄妹俩……也不怕别人说闲话么?乱伦什么的……多不好听呀。”少女露出害羞的表情,脸颊上染起了一丝红晕,仿佛自己说了什么让人难以启齿的话,正在懊恼。但是她一边低着头的同时,一边又轻轻抬起她妩媚的眼角,流转的眼波像几根挑逗的羽毛一样在鬼山莲泉的脸上扫来扫去,眸子里充满了戏谑的表情。

“你是不是想找死。”鬼山莲泉的话里听得出很明显的杀气。

“我当然不想找死。”少女的脸上是认真的表情,她摊开手,说,“所以我才一路追你直到这里啊,因为在海边和你打,我觉得可能会有点吃力。不然你以为在天上这么飞老半天不累啊,很消耗魂力的。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,有一个能飞的畜生么?”少女笑意盈盈,但眸子却像寒冷的冰珠。

“你!”鬼山莲泉太阳穴隐隐地跳动着,她能听见自己血管里血液汩汩冲涨的声响。

少女完全没有理她,继续自顾自地说着:“如果刚刚就在海边和你动手的话,你把你的第一魂兽【海银】释放出来了,那家伙从海里钻出来,可怎么得了,搞不好我是有可能会败的!”

“哼。”莲泉冷笑着,“就凭你,我根本不需要动用第一魂兽,甚至连【闇翅】都不需要释放出来。”

“你这样说就有点过分了吧。”少女的表情看起来微微有些生气,“我知道你是【五度使徒,非常厉害,可是,人家也不弱啊。麻烦你,一定要认真和我动手啊,否则就太无趣了!”

“没问题,你这么想死,我一定成全你。”鬼山莲泉的手上,隐隐浮现出大量流动着金色光芒的十字纹路。她脚下的地面突然卷起冲天而起的大风,她的黑色长袍蓬然鼓动,猎猎作响。

“这么着急动手啊?都是女孩子,就不能优雅一点儿吗?对了,在动手之前,顺便告诉你哦……”少女轻轻撩了撩耳边的发丝,“我也是【使徒】呢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,除了王爵使徒之外,普通人根本没办法穿过那面墙进入这个空间。”鬼山莲泉冷冷地说。

“哦,是吧。那你知道,我有个很特别的称号吗?”少女媚然而笑,“我自己特别喜欢呢,这个称号叫作【杀戮使徒】哦。”

少女抖了抖自己的手腕,一串蓝宝石手链,发出悦耳的“叮当”声响。宝石折射着月光,看起来剔透晶莹,仿佛海洋的碎片。月光下,少女的笑容像是最美的画卷,她浑身无风自动的洁白纱裙缠绕着她纤细凹凸的胴体,宛如一个洁白的女神。

鬼山莲泉的心陡然沉进了冰冷的深海峡谷。

“哎呀,你看我,真没礼貌,只顾着告诉你我的称号,都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,我啊,叫作神音。”

风吹动着乌云在天空里快速地席卷着,仿佛一群失控的沉默暗兽。

清脆而悠扬的宝石碰撞声在甬道静谧的黑暗里格外清晰。

鬼山莲泉身上不断涌现而出的十字黄金刻纹,如同呼吸般起伏着明明灭灭的光亮。巨大的魂力在她的身体里越来越汹涌。坚硬大理石铺就的甬道地面之下,隐隐传来沉闷的轰隆声,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,正从地面深处苏醒。

神音抬起手掩在嘴角,娇媚地笑了笑,然后抬起她那双如同湖泊般动人的眼睛,看着莲泉,说:“喂,我告诉你呀,别动歪脑筋哦,否则你死得更快。”

“我问你,为什么要杀我?”鬼山莲泉的脸笼罩在一层动荡的杀气里。

“哎呀,使徒当然是听王爵的话啊,【杀戮王爵】派我杀谁,我就杀谁。他那个人啊你也知道的嘛,你什么时候见过,他杀人会告诉别人理由的呢?除了他和白银祭司,谁知道呢。”神音有点儿嗔怪地对着莲泉,轻轻地用手玩着垂在鬓角的发丝。

“好……”莲泉的瞳孔锁紧成细线,“那我问你,你们追杀的是只有我一个人,还是连带着我哥哥五度王爵鬼山缝魂一起?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神音晃动着她的手腕,她的脸庞闪动着蓝幽幽的光芒。“不过我出发的时候,我们家那位嗜血的王爵,也匆匆地出了门,他凝重的神色,哦不,应该说那种兴奋而期待的神色,看起来应该是要出发猎杀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吧。王爵杀王爵,使徒杀使徒咯。”神音说到这里,低下头,若有所思,“不过也挺精彩不是么?在那场浩劫之后,这么多年过去了,终于又出现了王爵打王爵的场面,你难道不期待吗?”

“使徒打使徒,也很让人期待,不是么?”鬼山莲泉冷笑着说。

“是啊,所以你可千万要争气,否则,两三下就被我弄死了,就太没意思了啊。毕竟,我比你高了三个职阶呢。”神音俏丽的脸上,嘴角向下撇着,一副动人的嗔怪表情。

“咕叽——咕叽——”

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钻出来,血肉拉扯着,黏液滑动的声音。

神音看着对面脸色苍白的鬼山莲泉,笑了笑,说:“哎呀,终于亮出【魂器】了啊。好精彩呢。”

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手术价格表
南京新协和医院挂号费
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路线查询
南京新协和医院网上挂号
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医保能报销吗